云軒閣 > 都市言情 > 全能貼身保鏢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聽錯了?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www.ifebik.co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www.ifebik.co,最快更新全能貼身保鏢最新章節!

    黃曉敏再次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。我之前說過,這個消息是我無意中聽到的,并不是很全面。”

    劉易點點頭:“你最好沒有騙我,否則不論你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——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黃曉敏為之一愣。她沒想到劉易竟然這么輕易地放過了她。不過,很快她就提高了警惕,心中猜想,劉易這么做,肯定是為了麻痹自己,趁機再把自己抓回去。

    黃曉敏冷笑一聲。她可不想再回去承受那種非人的折磨。將那顆毒藥拿出來,緊緊地攥著手里,只要劉易有任何的異動,她就會毫不猶豫地將這顆毒藥給吞服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讓她沒想到的是,片刻后,劉易竟然開車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真打算放了自己?”黃曉敏不由嘀咕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黃曉敏的心臟立馬提到了嗓子眼里,沉聲喝道:“你是誰?是劉易拍你來殺我的?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,劉易不可能會這么好心,這么好心放過她。

    “劉易?”男子卻裂開嘴笑了起來:“你背叛了組織,是頭兒派我來殺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頭兒?”黃曉敏一驚,趕緊說道:“不,我沒有背叛組織。我要見頭兒,我沒有背叛他。”

    “這句話,你還是去地獄去說吧。”男子卻不理會黃曉敏的解釋,身形一晃,便朝他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黃曉敏絕望地閉上了眼睛。她知道,既然頭兒讓她死,就算她躲過了這一次,等待她的將會是永無止境的刺殺。

    鐺!

    突然,一聲金屬交戈聲響起。

    黃曉敏本能地睜開了眼睛。然而,讓她沒想到的是,已經離開的劉易,卻站在了她面前,擋住了對方一擊。

    殺手顯然也沒料到劉易會去而復返,不敢過多糾纏,立刻逃遁而去。

    劉易攬的去追。更何況,他并不能確定對方只拍了一名殺手過來,萬一在有殺手出來,把黃曉敏給殺了,那可就操蛋了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救我?”黃曉敏皺著眉頭,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想和你合作。”劉易微微一笑,道:“現在你的處境你也看到了,他們認定你已經背叛了他們。所以,你以后將會面臨他們永無止境的報復.”

    “合作?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訴我,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。”劉易道:“怎么樣,這個交易公平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知道剛才那個殺手不是你找來的呢?”黃曉敏警惕地問道:“如果我沒猜錯,剛才是你自導自演的一出戲吧?”

    “你還真是沒救了。”劉易搖了搖頭,道:“得,就算剛才的那一幕是我自導自演的,但你又怎么能確定這一幕不會真的發生呢?退一萬步說,就算他不派人來殺你,你覺得他還會想以前那般信任你?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從你落入我手里的那一刻,你就已經變成了一顆棄子。”

    黃曉敏沉默了。縱然她心中萬般不相信,可她卻知道,劉易說的這些是事實。甚至,她懷疑,只要她今天拒絕了劉易,她就絕對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黃曉敏咬了咬牙,最終做了決定。

    “這才對嘛。”說完,劉易突然一閃身,跑到了遠處的小山坡上。緊隨著,就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黃曉敏不由渾身打了個哆嗦。同時,也暗暗慶幸,自己剛才做的決定有多么的正確。否則,劉易一走,她真可能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將隱藏的殺手解決掉后,劉易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黃曉敏點點頭。

    回到了軍區,劉易便問道:“現在可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黃曉敏點點頭,道:“其實,我知道的也不多。我只知道,和我接觸的人名叫地鼠,他的身份有些特殊,如果你們能把他抓住的話,可以從他的嘴里套出又用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地鼠?”劉易皺了下眉頭,問道:“他的真名叫什么?怎么聯系他?”

    “平常都是他主動聯系我,給我發布命令。至于他的真實身份,我還真不知道。”黃曉敏說道:“不過,我知道他經常去一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名媛會所。”

    “名媛會所?”劉易一陣愕然。

    這個名媛會所他聽說過,有資格進去的,不是政權就是華貴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確認他的身份?”劉易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脖子上有條疤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劉易回到動感KTV后,就讓燕姐給他辦了張會員卡。然后就拿著會員卡去了名媛會所。

    名媛會所里的人并不多,劉易隨便找了個角落,點了些點心,就開始吃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,他從早晨等到中午,又從中午等到下午,依然還是沒有看到脖子上有刀疤的人。

    “難道這家伙今天不來了?”劉易搖了搖頭,就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他剛走到門口,就和一人裝了個滿懷。

    “媽的,走路不長眼啊。”對方的脾氣顯然不好,被撞了下,立馬就怒罵起來。

    劉易皺了下眉頭,正要準備教訓下這個滿口噴糞的男人,卻猛然看到此人的脖子上有一條疤痕。

    劉易不禁冷笑。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,沒想到這個時候碰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笑你麻痹啊。”陳元虎看到劉易盯著自己發笑,更怒了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后的保鏢,上前兩步,一左一后把劉易夾在了中間。只要陳元虎一聲令下,他們兩人就可以在瞬間把劉易制服。

    劉易卻笑著說道:“陳老板,好久不見,沒想到你的脾氣還真這么火爆啊。”

    陳元虎一愣,試探性地問道:“你認得我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了。想當年,咱們還在一起合作過呢。”劉易哈哈笑道:“來來來,咱兄弟倆好不容易見面,今天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陳元虎雖然還是不認的劉易。不過,有人請客,他還是很樂意的。所以,一邊和劉易寒暄,一邊走進了包間,點了些吃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稱呼?”陳元虎笑著問道:“剛才我聽你說咱倆合作過?在哪兒?”

    “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不提也罷。”劉易說道:“兄弟,來,咱們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?”陳元虎又愣住了。二十年前,貌似他還是個流氓混混吧?不過,他現在也懶得計較這個了,端起酒杯直接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兩人一邊喝,一邊聊天,沒多久,兩人的關系很快就突飛猛進,開始稱兄道弟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陳元虎突然看到劉易手機屏幕,驚異了一聲,拿過來,問道:“兄弟,這女人你認識?”

    劉易手機屏幕上的女人,正是黃曉敏。是劉易特意設置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她是我妹妹。”劉易嘆了口氣,道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,前段時間突然和她失去了聯系,找了好幾天,都沒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?”陳元虎皺了下眉頭,問道:“沒聽說她有哥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遠方親戚。兩家的關系不太好,所以很少走動。”劉易說道:“要不是前段時間我的公司資金出了事情,是她出手幫我度過了難關,這才關系緩和了許多。本來我想當面向她表達感謝的。但沒想到,她竟然突然失蹤了。”

    陳元虎嘆了口氣,道:“兄弟,我勸你還是不要繼續找了。她估計已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劉易故作驚訝,問道:“怎么可能?之前我見她的時候,還好好的,怎么可能會突然死了?她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”陳元虎剛想解釋,突然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了嘴,趕緊說道:“聽說是被人害死的。我和她不熟,偶爾聽到了一點風聲罷了。或許是我聽錯了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元虎起身,說道:“兄弟,你這人不錯,這是我的名牌,以后有事兒,就給我打電話。我還有事兒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陳元虎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劉易等陳元虎離開后,也離開了會所。

    本來,他想暗中盯著陳元虎的。然而,他卻沒想到陳元虎的身邊,竟然有高手。為了不打草驚蛇,劉易也只能放棄了這個打算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天,劉易總會時不時地跑來名媛會所,裝作和陳元虎偶遇的樣子,和他交談。

    不過,為了避免引起對方的注意,劉易始終不敢在他身上動手腳。

    但是,隨著這些天的解除,劉易逐漸地將他的居住地點給鎖定了下來。這次,趁陳元虎離開之際,迅速鉆進他的房間,在他的房間里安裝了監視系統。

    當天夜里,陳元虎就和上面通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現在已經確定,黃曉敏已經背叛了阻止。她很可能把你給拱了出來,所以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,立刻找個地方躲藏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對方的話還沒說完,就怒罵道:“該死,你的電話已經被人監視了。想辦法逃走,我會按派人接應。”

    說完,電話就掛斷了。

    電話掛斷之后,他當即便慌亂了,電話竟被人給監聽了?手機用戶請瀏覽m.yxgxz.com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江苏快3一定牛 北京快三和值口诀技巧 至尊国际娱乐app 浙江体彩20选5预测专家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号码 浙江20选5要中几个 福利彩票双色球预测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海立通配资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7星彩怎么算中奖 广西11选五今天走势囹 黑龙江22选5中奖号码 河南泳坛夺金基本走势 山东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美国全民炒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