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軒閣 > 都市言情 > 全能貼身保鏢 > 第三百二十章 誰是負責人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www.ifebik.co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www.ifebik.co,最快更新全能貼身保鏢最新章節!

    劉易的小心臟隨著三輪車的節奏跳動著,在經過了半個小時的顛簸之后,來到了祖小彤的老家——一個叫高碑店的小山村。

    放眼過去,原本山村的形狀已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輛輛的挖掘機,推土機...還有那正在施工的工人們。

    劉易徑直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兒,誰是負責人?”劉易站在一塊門上寫著‘工地負責人’字樣的活動板房門前,向著里面正喝茶水的幾個人問道。

    姜濤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劉易,起身問道:“你找誰?”

    “我說...誰是這兒的負責人?”劉易再次重復道,身上若有若無的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姜濤心里稍感壓力,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來頭,但職業的素質還是讓他答道:“我就是。你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哦...你就是啊,”劉易看了他一眼,而后淡淡的說道:“咱今天來,也沒有什么大事,就是找你說道說道!”

    姜濤記憶里并不記得和劉易打過交道啊,于是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說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內容好懂,八個字而已...”劉易點燃了一支煙,看著他,吐出了一口煙圈,緩緩的說道:“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!”

    姜濤的心里咯噔一下,不明白劉易說的是什么意思,不過看他那架勢,估計是來者不善,

    “這位兄弟,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姜濤的眉毛一挑,語氣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?”劉易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那好。我幫你想想!”

    “祖鎮江,這個名字你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吧?”劉易提醒他說道。

    姜濤心里一驚,沒想到對方是為那件事來的;作為工地的負責人之一,姜濤當然知道將祖鎮江打成重傷的這事,雖說是他們理虧,但不是說那家根本就沒什么背景,也沒有什么關系,不敢追究嗎?現在怎么又有人跳出來過問這事?

    “難道這家伙有什么來頭不成?”姜濤的心里嘀咕著,“可看這家伙的穿著打扮,不像是有深厚背景的啊。”

    當初拆遷的時候,原定的是除了享受同等面積的新樓房之外,每家還能獲得十萬元的補貼。他們也基本上都是這樣執行的,可不知道為什么,到了最后一家,也就是祖小彤他們家的時候,上頭沒批那十萬元的補貼,說是他們家的房屋太舊了。

    一開始姜濤感覺有些奇怪,因為有幾戶和祖鎮江家的條件差不多的,可是他們都得到了補貼,唯獨祖鎮江家沒有,后來,姜濤聽說之所以沒有,是上面的公子沒同意。

    既然是他們的公子不同意,他們當然照辦了。

    可祖鎮江三天兩頭的來鬧,甚至有一次,還拍了項目經理一鐵鍬,這可惹惱了他,叫來一幫子人,逮住祖鎮江就是一陣毒打,還打折了他一條腿。

    事后聽說上面的人,狠狠的批評了一頓那個項目經理,說他不該那么暴力的處理事情,但卻沒做什么處分,反而有要高升的可能;其實,大家伙心里都明白。項目經理之所以敢那么做,恐怕背后是有人默許他這樣做的。

    而那個人,或許就是他們的公子,看來公子是故意針對的他們家。

    聽說那家人曾經告到了縣政府,可是卻被人給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羨慕項目經理能夠抱上公子這顆大樹的同時,紛紛想辦法自己怎么能和公子沾上點兒關系。眼前或許就有一個這樣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公子明顯的是在故意針對他們家,要是自己將這件事情辦妥了,還怕得不到公子的重用?”姜濤的心里竊喜著。

    同時,他心里也有些感謝劉易,感謝劉易能給他這么一個和公子示好的機會,他看向劉易的眼神。也自然有些不屑,略顯輕蔑的說道:“那你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劉易聳聳肩,淡淡的說道:“不想怎么樣,合同上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,十萬元的補貼,一個子也甭想少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們蓄意傷人的事,很簡單,誰參與了,誰斷一條腿,”劉易好像在說一件再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,一臉隨意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嘴就是要斷人家一條腿,劉易這話,不僅讓姜濤愣住了,就連身旁的祖小彤和祖鎮海都給著實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...這話可不能亂說,惹惱了那些人,怕是沒什么好果子吃,”祖鎮江和祖小彤急的在一邊直向劉易使眼色,可劉易卻像沒事似的,沖他們笑了笑。

    果然,劉易這話惹得姜濤一陣大笑,而后不屑的看著劉易,目露兇光的說道:“小子,你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嗎?”

    “敢來這鬧事,你也不打聽打聽。這是誰家的公司?”姜濤狗仗人勢的指著劉易罵道,然后指著他旁邊的祖鎮海,說道:“我還就告訴你了,我們就是故意不給他們的,你能把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姜濤囂張跋扈的樣子,氣的祖鎮海青一陣白一陣的,不過卻始終沒敢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?想咬我啊,來啊...”看著祖鎮海氣急敗壞的樣子,姜濤更加狂妄的咆哮著,甚至還向前挺了挺胸口,故意做著挑釁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傻逼...”劉易暗罵了一句,眼神里充滿了可憐和不屑。而后身形一晃,整個人出現在了姜濤的眼前,還不待他反應過來,飛起一腳,直中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姜濤被踹的連連后退,將后面辦公桌上的文件。都撞的散落了一地,胸口一悶,感覺一口氣兒差點上不來。

    他撫了好半天的胸口,這才感覺舒服一些,他是工地的副經理,平時走到哪兒都是受人追捧著。哪曾受過這等窩囊氣。

    他指著劉易,兇狠狠的罵道:“我草你瑪勒戈壁...你...”一句話沒罵完,劉易啪的一聲,直接扇了他一耳光。

    姜濤頓時什么都聽不見了,耳朵嗡嗡的鳴叫,臉上瞬間浮現出了五個手指印,就連嘴角甚至都流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你麻痹...”姜濤氣壞了,再次指著劉易想要開罵,可這次又遭到了同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啪,又是一聲脆響,劉易又給了他一耳光。

    姜濤不服,張嘴還要罵。啪,再次挨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不服?啪...

    還不服?啪....

    最后,姜濤實在是被打懵了,也被打怕了,不敢再罵了,連連求饒。“我不敢了...我真的不敢了...放過我吧,放過我吧...”

    此時,姜濤的臉腫的像個豬頭似的,捂著臉‘哎呦,哎呦’的叫著,害怕的向后躲閃著;辦公室里其他人都被鎮住了,沒一個敢向前的,生怕遭到和姜濤一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而祖鎮海和祖小彤,則是被劉易彪悍的行為,徹徹底底的給嚇懵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...”祖鎮海心里念叨,他此刻腸子都悔青了,早知道這樣的話。他說什么也不會讓劉易來的。

    劉易看著不斷求饒的姜濤,舉起的手掌又放下了,顯得意猶未盡的說了一句‘真沒勁’,而后笑瞇瞇的盯著豬頭姜,一臉善意的說道:“怎么樣?還玩不玩了?”

    劉易的笑容,此刻在姜濤的眼里。比魔鬼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尼瑪...還玩?老子都快他么的被你玩死了,”姜濤心里咒罵道,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真是欲哭無淚,早知道這樣的話,他寧愿不去故意討好公子了,無端惹來一身橫禍。

    劉易問他能不能按照他說的,處理祖鎮江那件事,姜濤哭喪著臉回答他,說他只不過是工地的副經理而已,在他頭上還有項目經理呢,職責所限,他得往上申報。

    劉易閑太麻煩,有些不悅,嚇得姜濤是魂不附體,生怕再給他來幾巴掌,立即改口說這就給項目經理打電話,只要項目經理同意,那么事情就好辦多了。

    劉易說那等什么。趕快打吧,姜濤顫顫巍巍的掏出手機,撥通了項目經理喬志國的電話。

    此時的喬志國,正在市里的酒店,和小情人顛鸞倒鳳呢,正值緊要關頭,電話鈴聲突然響了,嚇了喬志國一大跳,原本的感覺,也被嚇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任憑喬志國和他那小情人再怎么努力,也只是有心無力了。

    “麻痹...哪個狗日的打電話,”喬志國氣急敗壞,嘴里罵罵咧咧的,拿過桌子上的手機一看,顯示‘姜濤’的來電。

    喬志國按下接聽鍵,向著姜濤吼道:“老姜,你他娘的有什么事?沒事先他娘的掛了,老子有事要忙呢。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的姜濤,被喬志國吼的一哆嗦,不知道哪又惹到了這位祖宗,他想掛掉電話,可是一想到自己面前還站著一位活閻王呢,只能是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喬經理,你快回來吧,工地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一聽是工地的事,喬志國也有些緊張,畢竟他還要靠著工地發財呢。

    “人家祖鎮江的家屬找來了,要咱們給個說法呢,”姜濤看了一眼劉易,如實的向喬志國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這屁事?”喬志國長吁了一口氣,“白害老子緊張,還以為是他么的什么大事呢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xgxz.com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江苏快3一定牛 福建31选7复式计算表 招商银行为什么不肯协商 深圳风采2011018 炒股平台要到领航ok预约 北京快3助手下载安装 安卓游戏急速赛车 燕赵风彩20选走势图 彩神通彩票软件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23上证指数 内蒙快3和值振幅走试图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 股票投资策略及分析方法 广东36选7开奖号 股票指数排名 内蒙古快三豹子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