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軒閣 > 都市言情 > 全能貼身保鏢 > 第四十七章 “低調”的“高手”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www.ifebik.co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www.ifebik.co,最快更新全能貼身保鏢最新章節!

    殺手一招失手,驚慌之余,手臂再次橫著掃向劉易,掏向心臟。

    劉易再次來了個輕松自如的步伐,巧妙的側身,躲過王宏的手掌。

    而劉易這么一側身,就差不多躲到了王宏的背后,王宏面前就是看守所的出口,沒有人阻攔。

    王宏心中大喜,這對自己來說是個絕佳的逃走機會,他不準備戀戰,在逼退了劉易之后,快速的朝出口逃去。

    阮大年大驚失色,這個高手犯了戰略性的錯誤啊,故意把逃生出口讓給敵人……

    阮大年一咬牙,一拍地面,直接跳躍而起,要追向王宏……死也要攔住他。

    不過,王宏剛跑了一步,卻忽然感覺到下盤一陣虎虎生風,他尚未反應過來,便感覺到一條腿攔在了自己,他剎車不及,雙腿邁不動了,而上半身卻因為慣性,依舊往前傾……

    于是,這個風光一時的氣勁高手,狠狠的摔了個狗吃屎。

    這是王宏第二次摔了,上一次也是因為劉易。王宏心里在罵娘,這狗日的速度怎么這么變態?自己竟然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!

    王宏緊咬牙關,想要站起來,繼續逃。

    不過他尚未爬起來,就忽然感覺到身后一陣風迎面壓來。他大驚失色,連忙扭頭,發現阮大年已經撲了上來,兩條手中還握著兩個匕首,目標正是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王宏嚇的哆嗦一下,站起來是來不及了,畢竟阮大年也是個好手。所以他只能就地一滾,想要繞開阮大年對心臟的攻擊。

    但距離太近速度太快,阮大年的匕首還是落在了王宏的右腿和右邊胳膊上,冰冷的匕首刺入體內,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讓王宏止不住的全身顫抖,不過堅韌的意志力,讓他強忍著傷口,不喊出聲,依舊憤怒掙扎,另一拳砸向阮大年。

    不過阮大年死死抱住他的身體,竟沒把他給砸飛!

    劉易對阮大年的做法相當不滿,戳你妹,爺爺我還沒玩夠呢,這家伙的真正實力尚沒有爆發出來,你就這么把他給廢了?

    如果讓阮大年知道劉易這個想法的話,肯定得活活罵死劉易,面對這么強的高手,竟然還想著玩,這他娘的得多變態?

    阮大年的隊員,也都訓練有素的撲上去,將王宏壓住了。

    受傷了的王宏,實力大大減弱,雖然掙扎著把幾個隊員給打飛了,不過卻再也沒有了逃生的機會了……阮大年已經將他雙手從背面銬住,兩條腿也被一個隊員給死死的抱著,根本掙脫不開。

    一大群高手,以及一個頂尖高手,在地上扭打成一團,那場面有點“丟人現眼”,這還是他阮大年第一次如此狼狽的跟人“過招”呢。

    一直將王宏給收拾的服服帖帖,丟到了特制的看守間之后,眾人才總算松了口氣。阮大年讓一個手下,把被毛刺給刺傷的隊員送到了醫院,這才是走到了劉易面前,神色相當激動。

    阮大年這種級別的高手,不畏懼強權,不貪戀金錢,最崇拜的,莫過于強者了,所以碰到劉易這種等級的強者,阮大年幾乎有種拜為師傅的沖動。

    他恭敬的笑著問道:“多謝前輩出手相救,敢問閣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其實劉易比阮大年還小,不過“前輩”不是按年齡來分的,而是按實力。

    劉易有點不爽,畢竟這家伙破了自己的興致,所以就沒好氣的說道:“前輩?你以前也送外賣?”

    說著,劉易就徑直走向王宏。

    阮大年哭笑不得,這家伙臉皮真厚,都這會兒了還說自個兒是送外賣的:“不知前輩是否還記得我,榮幸曾得前輩指點一二。”

    劉易依舊那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:“我應該認識你嗎?你又不是我家親戚。”

    阮大年再次無語,這家伙有點過了,不過他又不敢生氣,只好繼續恭敬的笑問:“前輩現在在哪兒做事?為誰做事?改日一定登門拜訪。”

    戳了,劉易最怕的就是阮大年登門拜訪了,那樣的話自己不想暴露也得暴露了。

    劉易沒好氣的說道:“阮隊長,你是不是有點瞎操心了?你是個特種軍人,你關心的應該是國家大事,關心我這個小屁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阮大年哭笑不得,算了,還是日后再調查調查這家伙,到時候再登門拜訪吧,他察覺到劉易似乎有點不高興了,不過尚不清楚這家伙因為什么事兒不高興……高人的脾氣,好像總是陰晴不定的。

    莫名的,劉易在阮大年心中更加神秘了。

    栽了的王宏,恨的咬牙切齒,恨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家伙,把自己的生路給攔截了,他恨不能吃劉易的肉,喝劉易的血,以解心頭之恨

    不過劉易卻完全沒這層覺悟,依舊樂呵呵的看著王宏:“王副部,抱歉,今天本來是來送外賣的,不小心把你給捉了,你不見怪吧。”

    去你大爺的!王宏直接開口罵了一句,送外賣順便捉了個氣勁高手,這他娘的裝逼裝打法了。

    劉易并不生氣,他能理解王宏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王副部長,能不能告訴咱,是誰派你來的?”劉易問道。

    “滾。”王宏咬著牙罵了一句,因為太用力,不小心牽動到了傷口,疼的他的汗水順著腦門子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額,好吧。”劉易無奈的聳聳肩:“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,是水中月派你來的吧。”

    劉易說完,王宏的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,這什么情況?劉易竟然知道他們組織的頭兒的名字!要知道頭兒可是個神出鬼沒的女人啊,一年難得見一次面,而且只有他這樣的老資歷,才有資格見到水中月,一些低級殺手,甚都不知道水中月的名號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相當神秘,沒有多少人知道,這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思來想去,王宏一口咬定,肯定是火鳳凰叛變了組織。

    該死的火鳳凰,敢叛變?就等著水中月瘋狂的打擊報復吧。

    一個殺手組織,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叛變了,畢竟殺手掌握著組織太多的機密。

    劉易看王宏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猜對了。果然是那個女人來找自己的麻煩了。

    他心頭不由得一陣失落,昔日關系還不錯的小女人,到現在怎么就這么冷酷無情了?

    “媽的,找機會得好好教訓教訓那小娘們兒。”劉易輕聲抬起,丟給王宏一包煙,自己抽了一根,轉身便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走了兩步,劉易忽然想起了什么,轉身看著阮大年:“你不認識我,我沒出現過,你們都沒見過我,明白我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阮大年楞了一下,不過隨即明白過來,這家伙應該是不想暴露自己,不想讓上邊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這家伙為什么要這么隱蔽,這么低調。

    這種一心為國家無私奉獻的人,自然是不明白劉易心中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阮大年忽然壞壞的笑了笑,這家伙是在求自己啊,自己為何不抓住這個小小的機會,來達成自己的某些目的呢。

    阮大年說道:“嗯嗯,這個是當然的。只不過我考慮不周,向上匯報的時候怕出了紕漏,被上頭看出來就不好了。改天登門拜訪,咱們再好好合計合計這事兒。”

    阮大年說的委婉,不過威脅的成分依舊挺大:你不告訴我你的住處,我就把你給捅出去。

    劉易心中暗罵這阮大年奸詐狡猾,麻痹的敢用這個威脅自己。不過……劉易還是認慫了,誰讓自己想繼續“低調”下去呢。

    于是劉易留下一句“動感空間KTV,一個小保安劉易”,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KTV?小保安?一句話驚的眾人目瞪口呆,這么一尊王者,竟然屈尊在一家小小的KTV里做保安,這他娘的什么世道?

    望著劉易堅毅背影,眾人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
    而離開看守所的劉易,并沒有直接回KTV,而是朝其中一個小巷子走了去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了巷子深處,劉易才停下來,轉過身朝身后空蕩蕩的巷子嘿嘿笑了笑:“小姐,一晚上多少錢?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xgxz.com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江苏快3一定牛 精选一肖一码 盈丰配资 快乐10分口诀任四5倍中奖有多少钱 甘肃快3新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加拿大快乐8开奖视频 深圳风采彩票 福建快3彩经网技巧基本走势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快乐扑克3玩法 广东快乐十分是否合法 加拿大快乐8基本走势图 炒股小技巧 博彩论坛 股票行情软件有一天的数据不显示 赛车pk10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