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軒閣 > 恐怖推理 > 靈能獵人 > 011章 棄嬰·1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www.ifebik.co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www.ifebik.co,最快更新靈能獵人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什么嘛,怎么都是這樣的人。”

    又送走一個想要請阿菲幫忙拍到老公偷情照片的中年婦女后,許諾不滿的嘟囔著。對此,阿菲倒顯得很淡定,翹著雙腳捧著報紙的他將手上報紙展了一下,語氣波瀾不驚:“不然你以為這年頭的私家偵探還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許諾歪著頭想了想:“就算不是福爾摩斯,也該是毛利小五郎那樣吧?”

    對此,阿菲沒有給出任何評語。

    不過許諾是個閑不住的人,阿菲不說話并不會打消她交談的興趣,倒了杯水坐到沙發上:“都是這樣,要么就是拍老公照片,要么就竊聽老婆,感覺他們的婚姻好廉價。”

    阿菲偏了偏頭,微微皺眉卻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見自己引起了阿菲的興趣,許諾再接再厲:“你說對不對?明明是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事,卻演變到現在這樣的爾虞我詐;原本應該是相濡以沫的伴侶,卻要這么勾心斗角,多可悲呀。”

    阿菲想說話,不過思索再三還是沒開口。

    許諾這邊進一步抒發自己的情緒:“如果我今后結婚,肯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。如果被對方知道自己暗中竊聽他,他該多寒心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阿菲沒有再沉默,清了清嗓子:“說完了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說的不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沒怎么聽。”阿菲光棍的回答,“我想告訴你的是,現在已經下午3點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許諾滿臉尷尬。

    “這次你可以試著稍稍小火一點,前幾次煮出來的咖啡味道都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許諾滿頭黑線。

    “要注意時間,20分鐘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許諾饅頭尷尬的黑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許諾帶著那副能殺人的眼神跑去磨咖啡了。這算是阿菲為數不少的怪癖之一,沒有委托的時候不午睡,不過15.00一定要喝一杯咖啡,不然他整個下午都會精神恍惚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他自己說的,許諾看他翻報紙的精神頭很不小,估計多半是想要自己給他煮咖啡的借口。不過也不是對許諾完全沒好處的,至少三天下來她煮咖啡的技藝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20分鐘后……

    “奶精你放了嗎?”

    “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糖呢?”

    “也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還是這種味道?”阿菲摸摸腦門,“你跟咖啡是有世仇還是怎么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在許諾滿腔怒火的“不滿意你自己去煮!”的威脅下,阿菲還是將就著喝了這杯咖啡,只是表情不大舒坦。看他那副作死的樣子,許諾氣不打一處來,再怎么著自己放到學校都是四小花旦,專門跑過來給你煮咖啡你還嫌難喝,什么玩意兒!

    沒錯,你是救過我的命,那我也給你煮過好幾次咖啡了好嗎?早就兩清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們的女主腹誹不斷的時候,阿菲的手機響了,瞄了一眼來電是浩哥。接起電話,阿菲的表情逐漸變得凝重,或者說沉重,這點從他握著電話不斷泛白的指尖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應了一陣,最后以一句“你倆先回來,這件事可能很不一般。記得多拍兩張照片。”收尾,阿菲扣了電話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見阿菲不開口,許諾怯怯地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的走向比我想象的要嚴重。”阿菲依舊凝重著表情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他不斷嘲諷,許諾即便知道事情可能大條卻還是忍不住反嘲諷回去:“呦,菲大偵探也有錯的時候嗎?我還以為你永遠都會對呢。”

    好奇的看了她一眼,阿菲淡淡回答:“我不是已經雇了你嗎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許諾沒反應過來,又思索了一陣,聯系聯系前后文,當即再次黑線滿頭。他的意思是說……雇自己過來是件錯事唄?而且聽他的語氣還是那種無可爭議的錯誤。

    泥人尚有三分土性,更何況四小花旦。遇到這種叔可忍嬸不能忍的事,許諾決定一走了之,反正兩個人之間的帳也請完了。狠狠的剜了一眼阿菲,許諾提過包包拿上衣服,大踏步離開,其間頭也沒回。

    或許天意,在她剛打開門往外走,卻迎面碰上了一個女人。事發突然,兩個人險些摔倒。許諾還好些,畢竟年輕,第一時間就伸手扶住門框。而那個大約三十二三歲的女人卻沒能抓住任何借力的東西,或者她根本就是精神恍惚沒想到去抓扶什么東西,直接退了兩步撞到墻上。抬起頭,一雙藏在深深黑眼圈里面的眼睛氣憤的看向許諾。

    “啊,對不起對不起。”許諾連忙道歉,跑上前把她扶起來,一邊拍打著沾到墻上的灰塵,一邊仍舊不住的道歉,“真不好意思,我沒看到你,快進來休息下,我給你泡咖啡賠罪。”

    阿菲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挪到門口,聽了許諾的話嗤之以鼻:“人家已經夠難受了好嗎?”

    再一次的,許諾沒有反應明白阿菲的意思。等阿菲扶著那女人坐到沙發上,她才后知后覺:在阿菲口中自己泡的咖啡難道是一種懲罰?本來已經決定要走的許諾,在阿菲這句嘲諷后更是堅定了決心。但畢竟這件事因為自己,她也不好意思扔下女人離開,蹭了蹭,最后還是蹭到飲水機旁邊,倒了杯熱水送過來。

    在許諾心中天人交戰的時候,阿菲跟女人的交談已經進行了一半。這女人本來就是找阿菲來的,Phoenix偵探事務所成立了很久,自然也是有點名氣,一部分人知道這個偵探事務所真正的承接委托范圍。這女人就是經朋友介紹,來這碰碰運氣。

    女人名叫周筱舞,臨市人,26歲,未婚,從事酒店管理行業。大約3個月之前,她總覺得暗中有人盯著著自己,也總會時不時感到一陣陰冷,尤其是腹部。剛開始她以為是自己神經衰弱,去開了些藥卻完全沒效果。非但如此,情況還有變本加厲的跡象,原來只是感覺,到近一個月就變成了連續不斷的噩夢。

    在夢中,她被困于一座陰暗龐大的城堡之內,摸索著往外逃,卻總能碰到各種各樣的怪物。巨大陰森的洋娃娃,扭曲暗沉的稻草人,尖嘯著的蝙蝠,猙獰著的蜘蛛,以及自始至終都未隨在她身后,拖著半截抱抱熊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兩天,她完全無所謂;如果是三五天,她或許會跟朋友交流一下;可如果一下子就是一個月,每次入睡都能借助閃爍跳躍的昏暗燭火看到隱藏的怪物,任誰也會崩潰。僅僅聽,許諾就渾身不自在,一想到睡覺就會進入那座龐大陰暗的城堡,里面還有無數怪物,許諾覺得這就是對一個人最殘酷的懲罰了,讓她畏懼睡眠。

    當然,一開始這女人是看不上阿菲的,她不覺得這么一個毛頭小子能解決了自己的問題。不過在阿菲淡淡的說出“你懷孕了”之后,她就徹底服氣了。因為自己懷孕這個消息,她沒告訴任何人。

    聽過了她的故事,阿菲即刻追問:“一個拖著半截抱抱熊的小女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筱舞點頭,雙手比劃著,“大概這么大的熊,從胸口開始左邊就沒了,還能看見里面紅色的棉花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孩多大年紀?”

    “四五歲,五六歲吧?”

    “半只熊,五六歲的小女孩……”阿菲念叨著這兩個詞,思索著什么。許諾在旁邊認真觀摩,雖然不知道阿菲為什么會在意這兩點,但這兩點多半是這件案子的關鍵了。

    喝了一杯熱水,周筱舞整個人都感覺好了不少:“我這個屬于什么癥狀?”

    “做夢而已,什么癥狀都不算。”阿菲輕描淡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是,這都快一個月了。”周筱舞急急的問,隨后又提出了更關鍵的問題,“我要怎么治好?從做噩夢開始我狀態就逐漸下滑,現在已經到了影響工作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許諾終于解惑,為什么這個看上去挺漂亮的女人會給她三十多歲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我幫你診療一下心理,今天你回去看看還會不會做噩夢,明天再過來。”阿菲提議。周筱舞當即接受,許諾感覺如果這時候拿出一顆黑色不明藥丸告她說,吃下去就會好那周筱舞也會不管不顧的把這顆藥吃了。

    而心理診療就比較不合許諾胃口了,周筱舞躺在沙發上,阿菲坐在旁邊一直緩緩說話的過程。而且這一過程,持續了一個多小時,旁邊許諾都險些幾次入睡。

    等周筱舞再醒過來,即便許諾也能看出她精神煥發,至少現在許諾不會把她認為成三十多的女人。道謝,給了一筆讓許諾瞠目結舌的酬謝后,周筱舞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說幾句話,你就跟人要了這么多錢?”許諾語氣還有些結巴。

    “不用動手就賺來酬勞,這對你來說很意外吧。”

    阿菲收了錢嘴也沒好到哪去。許諾第三次滿頭黑線,怎么,我就活該去搬磚?

    “她做噩夢的事,是不是跟懷孕有關系?”許諾問。

    “八成是。”阿菲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告訴她?”

    “告訴她干什么,加劇她的噩夢?”阿菲反問。

    雖然聽上去不道德,但阿菲的話好像還有那么一點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懷孕的?”

    “你把她撞到的時候,她沒有下意識的抓住周圍,而是把手護在小腹。這是懷孕的本能,保護肚子里的寶寶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許諾恍然大悟,“那現在我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查一下連續噩夢的相關資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查一下怎么煮好咖啡的相關資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yxgxz.com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江苏快3一定牛 金沙棋牌游戏 3d试机号对应码 排三排五走势图 捕鱼达人3d活动 基金赚钱原理 2019年最新款的捕鱼机 彩票官网开奖 交通银行给邮政赚钱的多长时间 组选中奖图片 在深圳做物流赚钱吗 35选7专家预测推荐 苹果手机视频赚钱app排行榜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 173财神捕鱼 双色球历史140期开奖结果 真人街机捕鱼兑换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