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軒閣 > 恐怖推理 > 靈能獵人 > 006章 詛咒·6
    一秒記住【云軒閣 www.ifebik.co】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全本小說網 www.ifebik.co,最快更新靈能獵人最新章節!

    許諾觀察著Coco和浩哥,后者也同樣審視著她,沒人說話,氣氛很古怪的尷尬起來。想了想,自己作為登門者應該先表明來意,于是許諾開口:“是這樣的,昨天阿菲幫我解除了一個詛咒,我是來送酬勞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的,舉手之勞罷了。”阿菲擺擺手。

    Coco眼帶深意看了看許諾,再看看阿菲,又把目光移到許諾臉上。不知怎么,許諾突然感覺自己有些不敢看Coco的眼睛。微微側頭,盡可能避開Coco那雙帶笑的眼睛:“你幫了我那么大的忙,我給你報酬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許諾的堅持,阿菲準備再說點什么,旁邊浩哥趕在他開口之前插話:“你是許諾,阿菲就是幫你除掉了玩筆仙召喚來的高能靈,對吧?”

    許諾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我有個問題想問你。”浩哥大略組織了一下語言,“你覺得你跟我在一起會是個錯誤嗎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人反應盡不相同。許諾眼中跳躍著迷茫;阿菲后腦垂下了黑線;Coco最為強烈,臉上掛著無奈和羞恥并存的表情,又一個肘擊正中浩哥腹部:“你敢再蠢點嗎?!”

    “敢!”

    這次浩哥目光毫無躲閃,盯著Coco,一字一頓開口,“可是我偏不!”

    這兩個活寶當著許諾的面就開始肆無忌憚,阿菲頗為郁悶,尤其看著許諾愈發茫然的眼神,他更是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。清了清嗓子:“走吧,我們去外面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們……”許諾指了指針鋒相對,火藥味十足的情侶,“不用管嗎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管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阿菲沒有再給許諾說話的機會,連推帶搡把她從房間里帶出去。

    從樓道走出來,還能依稀聽到兩個人爭吵的聲音。許諾明顯不解:“他們吵起來了,我們就這么走開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們在用自己的方式說今天天氣不錯。”阿菲的回答很無厘頭,大概是沒事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既然阿菲都這么說了,許諾也沒有再糾結這個話題,從包包里拿出錢,點了10張遞給阿菲:“這些夠嗎?我不知道你們這個行業具體的收費標準,如果不夠我再去拿。”

    阿菲沒有接,撓著頭四周看了一圈,小聲說:“我們現在在街上,你拿著一筆錢對我說這樣的話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歧義。”

    回味了下,許諾臉上一紅,這也能聯想到那個方面?不過許諾還是乖乖地把錢放回包包里,因為一個路過的小哥面帶壞笑一直在往他們的方向看,走了好遠都沒把頭扭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邊有個咖啡館還不錯,去那談吧。”

    阿菲指了一下街角方向,并帶路往過走。許諾剛跟了兩步,電話就響了起來,來電是小喬,她沒有猶豫就滑動接聽。

    “喂?!是許諾嗎?”那話那頭是個男人焦急的聲音,許諾聽得出來這是小喬男朋友胖子,應了一聲。確定是許諾后,那頭語速很快的開始敘述,“你今天沒課吧?快點來醫院一趟!小喬怎么都叫不醒,我和醫生又搖又晃都不行。她臉色發黑,表情很不好受,醫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正在商量用不用搶救。你快過來,她剛才叫你名字來著!”

    聽到電話那頭的焦急,阿菲一把搶了電話過來:“你翻開她眼皮看看,眼球是上翻的還是左右亂動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那邊胖子遲疑了一下,不過還是很聽話的照做了,沒一會就有了答復,只是語氣從焦急換成了驚恐,“她眼睛沒往上看,也沒亂動,翻開以后就一直盯著我!”

    “你那邊有多少人?”阿菲冷靜的問,“朋友,親戚,醫生也算。”

    “6個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6個足夠,想救她按我說的做。兩個人按住她肩膀兩邊,一個人按住肚子,一個人按住雙腳,有石膏的話就按住石膏以上的部分。確保她不會亂動以后,你翻開她兩只眼睛,另外一只手掐她人中。不管她怎么掙扎,你都不能放手,直到她雙眼上翻為止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命令下達后,那邊沉默了一會,然后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許諾把電話搶回來,大聲說:“你信他沒錯,他肯定不會害小喬的!”

    又一陣沉默,么持續太長時間,胖子帶著破釜沉舟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信你一次。要是因為你小喬出了什么事,我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能聽到電話被扔到桌子上,以及胖子實施阿菲計劃的聲音。想到胖子說的最后一句話,許諾略帶歉意的看了阿菲一眼:“他不是個壞人,剛才的話也沒別的意思,就是太著急了。”

    阿菲自然不會跟胖子一般見識,正好一輛計程車過來,他招手攔下:“走,我們去醫院。你知道哪家醫院吧?”

    許諾被阿菲拽上車,整個人都呆呆的,下意識地回答:“第三醫院。”

    計程車師傅當即打表,往第三醫院的方向一路絕塵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走了好一會,許諾才回過神:“你不是把所有要做的事都告訴胖子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的事。”阿菲看著窗外,似乎在想什么,隨意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他這樣,許諾也沒繼續追問,雙手握著手機,指尖都有些發白。雖然胖子沒有明說,可她能聽出胖子語氣中多少帶著點埋怨。如果不是昨天夜里因為找她,小喬也不會熬到那么晚,或許也就不會有今天這個情況了。所以,她現在是自責的,認為小喬這個樣子跟她之前的行為有很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平心而論,筆仙這個建議是她提出來的,一開始小喬是不想參加的,她和另外兩個女孩好說歹說才把她忽悠過來,湊齊了四個人,結果出了這樣的事。她心里本來就不好受,只是當時自己受到威脅沒太察覺,而且小喬也沒說過責備的話。可現在小喬又出了這么一件事,連帶之前小喬參加筆仙時候臉上的不情愿就一起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來到第三醫院小喬的病房,進門之前就能聽到里面的一眾氣喘吁吁。推開門,一幫男生都是剛百米沖刺過的樣子,臉上帶著心有余悸的表情。看到兩人進來,一個體態偏圓,但不是特別胖的男生站起身,看著阿菲:“你就是電話里那個人吧。”

    說話時候他的氣還不勻,跟其他四個男生一樣,可見之前小喬的掙扎有多劇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隨意應了一聲,阿菲徑自來到小喬的病床前,修長的手指靈活的在小喬身上檢查著。主要還是集中在面部,不然這個比阿菲粗好幾圈的男生多半不會就這么看著。

    眼球正常,除了血絲多一些;下頜放松,肌肉沒有緊繃;呼吸勻稱,可還是有點虛弱。鼻尖下一道鮮紅的指甲印,僅僅看就能想象之前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氣。實話實說,這個名叫小喬的女孩并沒有辜負這個名字,或許沒有三國里那個傾城傾國,但給人眼前一亮還是足夠的。加上此刻病態的虛弱,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。

    在阿菲檢查小喬的時候,許諾也環視了一下病房,通過這些人的表情不難推測之前發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。恐怖到這些二十來歲的男人現在還心有余悸;恐怖到鄰病床的張姐身體還有些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她暫時沒事了,不過接下來3天時間,她必須24小時有人陪護。你們這些大小伙子,這兩天就辛苦點吧。”阿菲這么說了一句,起身離開。如果不是之前他的方法有效,那這幫人誰也不會鳥他,更別說像現在這樣出門相送了。

    離開時候,還能聽到后面人的議論紛紛,大抵圍繞著阿菲的職業。回想阿菲下達命令的果斷,不容置疑的強硬,以及后面他從病房酷酷的離開,許諾隱隱覺得他這次可能掰彎了胖子的幾個朋友。

    走到醫院大廳,阿菲突然停下腳步扭頭過來,還在YY著某些畫面的許諾淬不及防撞到阿菲身上,這是第二次了。好在沒有摔倒第二次,不然她就丟人丟大了。

    阿菲看許諾的眼神很奇怪,眼睛下意識地移到許諾胸口,怕他再說出“很有料”這樣的話,許諾惡人先告狀:“干嗎突然停下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嘍?”阿菲無奈地說,隨即話題一轉正色道:“你們玩筆仙的過程詳細的跟我說一遍,我可能想的太簡單了,這件事還沒結束。具體的時間,地點,參加的人,都要原原本本的告訴我。還有最關鍵的,你們玩筆仙的那張紙。”

    據說認真說話的男人第二帥,僅次于主動洗碗的男人。許諾沒見過主動洗碗的男人,所以此時阿菲語氣的堅決,眼神的堅毅以及表情的堅定在她心中留下重重一筆。

    今后再想到阿菲,最先映入眼簾的畫面不再是他躺在沙發上帽子蓋臉,也不再是他嘴角上揚看著她說很有料,而是在第三醫院的上午,阿菲表現出的堅決,堅毅以及堅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?”阿菲拍了拍許諾的腦袋,就像摸寵物那樣,“傻什么呢?走啊?”

    許諾滿頭黑線,剛對你有所改觀你就跳出來作死,許諾決定不再給他更換自己腦海的頭像:“走啊!自己愣在這還說別人慢,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說完許諾大踏步的往外走去,阿菲莫名其妙的呆滯了一下,感覺自己實在理解不了這個女孩的思維之后,聳聳肩跟了上去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xgxz.com 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江苏快3一定牛 糖水店怎么赚钱 利物浦老虎机如何赚钱 无人超市不是赚钱 赚钱 护钱 手游天龙八部什么赚钱快 卖内存赚钱 新贝彩票群 微商赚钱的诗 河北风采好运彩3 波克捕鱼破解版辅助器 现在开什么饭店赚钱吗 街机金蟾捕鱼直装破解版 3d组六稳赚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福彩3dapp官网 天天街机千炮捕鱼下载